腾讯竟然公开同性恋社交!

2016-07-19阅读来源: 说shuo无聊事

  

  虽然国内同性恋社交行业一直在阴影中快速的发展,但首次被国内互联网巨头所公开认可,这还是第一次。

  就在iOS版手机QQ5.5.1版本中,手机QQ适配了Apple Watch,除了收发消息、二维码添加好友、支付等功能之外,最值得关注的是其为Apple Watch打造的一个叫「色彩社交」的功能——用户可在表盘上自行设定13种心情颜色,QQ将根据LBS地理位置,自动匹配附近设置同样色彩的陌生用户,并选择是否开始聊天。而在目前QQ所提供的13种颜色中,有一个为彩虹旗的颜色,成为了舆论所关注的焦点。

  如果你还没有理解这个问题的敏感之处到底在哪儿,那么只能说你实在是太OUT了。国际通行的理解,彩虹旗一直是同性恋游行时所特有的标志,它集彩虹的色彩——红、橙、黄、绿、蓝、紫,分别代表「生命」、「复原」、「太阳」、「自然与宁静」、「和谐」、「灵魂」,象征着同性恋社群的多彩多姿。

  没错,就是同性恋社交,第一次就这么被赤裸裸放到了台前,而且在大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要知道,对于QQ这种体量的社交软件来说,能够公然放出彩虹旗,默认支持同性恋社交,其带来的社会反应远比产品功能重要的多。那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摆在我们眼前,QQ该不该支持同性恋社交?

  渴望阳光的同性恋社交

  在正式讨论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看下国外互联网行业对同性恋的态度。

  在国外互联网行业,同性恋话题早已不是张不开口的秘密。

  在一篇名为「科技界十大同性恋盘点」的文章中曾经列举了国外公开宣布出柜的科技大佬名单,其中包括:苹果公司CEO 蒂姆-库克、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Facebook早期投资人彼得-泰尔、谷歌商业发展副总裁梅根-史密斯、Twitter高级系统工程师丹娜-冈特雷斯、Fab CEO兼联合创始人杰森-高德伯格……无数我们仰视的科技领袖,都通过公开出柜来为同性恋摇旗呐喊。

  在公司层面,对于同性恋问题的表态,各家科技巨头公司也有非常鲜明的支持:Facebook在2011年时,曾经对用户资料页面进行调整,增加了同居伴侣(In a Domestic Partnership)和民事结合(In a Civil Union)两项内容;而在去年11月,谷歌公开封杀了反同性恋游戏《Ass Hunter》;今年3月,包括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以及微软等硅谷一众科技公司,通过律师事务所Morgan Lewis联名上书美国最高法院,要求在全国范围内从法律根本上赋予所有形式的夫妻同等的婚姻权利。

  但是国内,同性恋还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也都未对同性恋有过明确的表态,虽然同性恋社交的发展却在快速而又隐秘的进行。在豆瓣上,有很多相关同性恋相关的拉拉、gay组,在百度贴吧上,类似于猴吧、熊吧之类的版块也是人气颇高。而最高调的一次表态是当当网CEO李国庆,曾经在微博对同性恋表示公开声援。

  根据数据统计,目前国内同性恋人数占到整体的5%,也就是说,中国有近7千万人是同性恋。7千万,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在移动互联网追求个性独立的今天,意味着巨大用户的需求没有被满足。也就是说,同性恋问题已经无法在阴影里继续存活,无论是在需求上还是在社会容纳度上,同性恋问题需要与世界的主流话题保持同步。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QQ for AppleWatch色彩社交推出彩虹旗,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理解为已经运转了16年的QQ在推行其「年轻化」战略时的必要步骤——如果不能接受年轻的事物,又谈何品牌年轻,但从与QQ这种活力四射的“大胆尝试”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垂直领域的同性恋社交平台似乎并没有活的非常滋润。

  就在不久前媒体爆出,知名的同性恋社交应用Grindr已经聘请雷恩集团担任顾问,开始寻找买家。Grindr是美国最早一批的同性恋社交软件,由乔尔·西姆海在2009年创立,一直以来其发展势头非常凶猛,完全自负盈亏,不少的所谓创业教科书甚至用「看看Grindr是如何赚钱的」来安利那些意欲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的企业。然而,作为精神领袖的Grindr沦落到现在需要寻找买家的境遇让人瞬间可以感受到世界的变化无常。

  如果说Grindr在大洋彼岸的凄凉遭遇还只是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的话,那么在国内的的同性恋社交行业就只能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了。看看现在国内同性恋社交软件的数量,Blued、ZANK、G友、Aloha、The One、The L、左、GayPark、Pinkd、Laven、乌啦啦、LesPark等等,数得上来的就超过10几款。这些软件虽然大都拿到了融资——或天使轮,或A轮,但在大多数人眼里,这片看似蓝海的市场已经血海一片。

  就有人媒体公开发文——「同志社交工具太多,同志不够用」,对这种泡沫进行了毫无保留的讽刺,甚至就连Blued创始人耿乐也曾经公开对媒体表示,同志群体移动端的社交已经不是一片蓝海了——Blued目前用户数量1500万,其中包括300万的海外用户。

  实际上,除去这种惨烈的竞争,对于同性恋社交平台,不少媒体和投资人更关注的是,同性恋是否是一个有市场空间的垂直品类,也就是说,在国内社交平台马太效应如此明显,各种社交关系合而为一的情况下,供同性恋社交舞蹈的平台究竟都多大。就像是对一个领域的垂直细分,并不意味着每个垂直领域都能够顺利的活下去一样,大家对于这种同性恋的垂直细分明显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信心。

  一方面,同性恋如果作为人的一个标签来看,垂直划分的物理属性明显高过于精神层面的细分,而这是明显不符合现阶段垂直领域快速发展的概念的。一个最明显的论据,作为社交层面的一员,同性恋也有异性交友,兴趣分享的需求,而在同性恋社交领域能否得到满足?有多少人在交得同性恋朋友之后,又转身开始用QQ或者微信跟TA联系。

  另一方面,从整个社交的大盘子来看,即便如兴趣、学生、职业等强属性的垂直社交领域,似乎在最后都没能得到非常好的结果——豆瓣不得已的文艺、人人的半死不活、Linkedin的不温不火,在国内社交软件世界大同的环境中,很难想象最终同性恋社交的发展结果。不客气的说,如果同性恋最终都是融于大社交平台中,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进行强制的区隔。在用户资料里加一个标签或者就像QQ那样给出一个彩虹旗的标志,让用户去选择是不是会更好。

  曾经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当我们在刻意的强调对同性恋没有歧视的时候,我们本身就是怀有一种偏见来看待这个事情,就像是我们永远不会谈论为什么他喜欢女人或者为什么她喜欢男人那样」。如果说未来同性恋将会处于阳光之下,那么为什么同性恋不能融于一个大的社交环境中。

  但是,这种乌托邦式的沙盘推演在目前的环境中似乎还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像腾讯QQ在回应QQ for AppleWatch色彩社交中就彩虹旗颜色时保持的那种谨慎,「色彩社交更多的还是一种基于色彩这种新型用户标签下陌生人社交的新的尝试,目前大部分使用者还是主流Apple Watch的用户。彩虹旗其实是一种年轻的社交玩法,在QQ聚焦年轻的战略下,我们非常乐于去接受这种年轻的创新和思路」。

Powered by 搜狐快站